?

建设智能城市适合中国国情

潘云鹤

  2009年“智慧城市”建设已陆续在我国各地展开,目前提出建设“智慧城市”的城市总数估计超过230个。中国工程院在2010年对“智慧城市”建设曾进行过研究,2012年2月启动了“中国智能城市建设与推进战略研究”重大咨询研究项目。一年多来,研究团队经过深入现场考察与调研、与国内外专家学者交流、与国家主管部门和地方主管部门相关负责同志座谈以及团队自身研究与分析等,形成了一些研究成果。我们深深地认识到,建设“智能城市”(Intelligent City,简称iCity),是实现中国梦的有力抓手。

  【为何提倡在我国建设“智能城市”】

  “智慧城市”的概念是由美国IBM公司在2008年提出的,英文为“Smart City”。“Smart”一词,本意是机灵的、聪明的,而对应“智慧”一词的英文应该是“wisdom”。通过我们调研分析,我们认为欧美国家已经走过了大规模城市化和工业化时代,已不需要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中国很多城市近年来智能化发展的规划与实践,远比欧美的“Smart City”内涵要丰富得多,所形成的计划具有一定的“深谋远虑”,由此看来 “Smart”一词对中国特色发展不一定适用。因此,我们建议重新定义,提出了“智能城市”的概念,即“Intelligent City”。在与国家相关部委、地方政府以及参与课题研究的专家学者进行大量的交流和座谈后,无论官员、学者和各界代表对于“智慧城市”的理解都已经向更宽泛的视野展望。大家认为,“智能城市”的中国定义,已经完全不同于最初IBM的“Smart City”。实际上,IBM想做的是smart的IT系统,而中国则需要构建的是智能化的城市,对于拥有农村的中国广大城市而言,建设智能城市就是将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四化”有机融合发展。所以,“智能城市”更适合表述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智能化发展。

  IBM最初提出“智慧城市”的概念,实际上是想把IT系统运用到城市的管理过程中,比如智能医疗系统等。对“智慧城市”的理解,欧美与中国是不同的。如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认为,从现在到2030年影响全世界变化的有13项技术,涵盖4个领域,即信息技术领域、制造业领域、资源与环境领域、医学与健康领域,其中信息技术领域包含三项技术,第三项就是“智慧城市”技术。在欧美等不少国家看来,“智慧城市”被理解为一种IT技术。智慧城市概念在2008年出现后,欧美国家竞相解读和实践,认识和理解在不断聚集,原有的数字城市和城市网络化逐渐向智慧城市这个概念靠拢。两年前,我们和德国工程院交流时,他们提出在智慧城市方面进行合作,主要指的是发展智能电网。

  为了推进中国城市的智能化建设,近年来一些国内外知名的IT企业为中国地方政府提供了大量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然而,在实践过程中,这些“智慧”的方案也暴露出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有些问题还是根本性的。比如,IT公司研发的智能系统,缺乏“市长视野”。虽然项目落地了,产品应用了,但结果成为了“孤岛”,或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城市、政府与企业没有实现共赢。从中国城市发展的客观规律看,如果智慧城市建设缺失“市长视野”,建设目标没有解决城市的主要矛盾,如没有实现经济发展的升级换代和城市规划的集约、绿色、宜人,那么城市的智能化发展就等于失去了灵魂。试想一下,一个城市,仅仅是一味地使用工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缺乏长远规划,经济怎么增长?城市如何建设?居民谈何幸福?

  【如何防止智能城市建设中可能出现的隐忧】

  我国城镇化率刚刚超过50%(如按户籍人口计算仅为35%左右),不仅明显低于发达国家近80%的水平,也低于许多处于同等发展阶段国家的水平。城镇化需要工业化来带动,也会给工业化提供支撑。在未来一段时期,城镇化在我国仍将快速发展。“智能城市”作为推进优质城镇化发展的有效手段,在建设过程中我们需要特别注重研究如何避免城镇化的多个陷阱,如:

  一是贫民区问题。巴西、墨西哥、印度等国不少城市都落入了这样的陷阱,即:人进城了,而新居民收入水平与城市房价不相适应,出现了棚户区。因此,我们要遵循城市发展客观规律,要研究好城市建设、人口容量与产业结构的关系,避免出现贫民区。

  二是安全问题。这个问题是由第一个问题衍生出来的,贫民区不是光靠“造房”能解决的,城市居民数量增加,虽有住房,但收入不足以支撑其在城市的生活,或一部分人又失去了原有的工作岗位,且不具备其他生存技能,于是走上了违法犯罪之路,这种现象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等城市已经出现,并且引起了当地人民的恐慌。

  三是大城市病问题。在建设智能城市的过程中,我们要考虑更多的问题,如交通拥堵问题、空气清洁问题、环境污染问题、水质保护问题等。高新技术和传统技术的集成融合,为寻找问题的源头,为以新的思路通盘考虑城市的规划提供了可能。

  在研究中,大家认为信息化可以解决城市发展过程中的部分问题,而余下的大部分问题则需要通过综合其他技术和顶层设计来解决。我们提出的iCity与发达国家理解上有这么大的不同,主要就是因为我们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遇到的困惑与问题在质和量上都是不同的。当前中国正同时处于信息化、工业化和城镇化相融合阶段,需要通过发展产业来引领城镇化的发展。仅从信息技术角度解读智慧城市,难以解决中国城市发展问题。这个客观的发展阶段决定了“智能城市”在我国的发展将会被赋予更加丰富的内涵与实践。因此,中国城市的智能化发展路径必然是独特的。

  我们现在提倡的建设智能城市,不仅是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的集成运用,还是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以及农业现代化的四化融合。城市的智能化发展,实质就是让一个城市能够又好又快又省地巧妙发展的过程。走向智能化的道路,将意味着中国寻求一种新型的城市化,一种新型的工业化,和一种更加深入的信息化。通俗地说,所谓的智能城市建设就是要将城镇化的2.0版、信息化的2.0版和工业化的2.0版深度融合,使城市能够集约、绿色、宜人、安全、可持续发展。

  【怎样建立智能城市的评价体系】

  自“中国智能城市建设与推进战略研究”项目开展以来,很多城市领导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希望投身到智能城市建设的研究与实践中来。在各界人士大力支持以及中国工程院的努力下,我们融合了三方面的研究力量:国家有关部委(如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部委)专家,典型城市(如北京、武汉、西安、上海、宁波等城市)专家,以及中国工程院信息学部、土木水利建筑学部和能源、环境、管理等学部的30多位院士及70多位专家。项目分设了12个课题组,涉及城市基础建设、信息、产业、管理等方面,另外还有一个综合组,把12个组的内容综合起来形成我们对智能城市的总体看法及评价指标。由于参与研究的人员涉及各个层面、各个领域,使得研究方向和内容更加全面、系统、科学,更加符合中国国情,这样就可以有效地避免信息化手段的局限性等问题。

  在城市智能化发展的评估研究方面,从200多个待选指标中遴选出30多个具有普遍意义的、最能反映智能城市本质的指标,并经过与国外现有12套所谓智慧城市指标体系比对后,最终我们认为智能城市建设和发展必须要注重五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城市基本建设的智能化发展。如城市怎么能够又好又快又省的巧妙发展,街道应该怎么布局,房子应该怎么造,城市应该怎么规划,城市应该发展到多少人口等。现在很多城市道路修到了60米宽,有些地方还计划修得更宽。这么宽的道路有没有想到人流怎么通过,街区人们的生活如何便利?

  二是城市产业的智能化发展。如什么样的产业最适合于这个城市,最近五年宜发展什么产业,五年以后这些产业可能转向什么样的方向。在一个每平方米平均房价达到2万元、3万元的城市,什么样的产业才能与之匹配?

  三是城市信息环境的智能化发展。如五年或十年内城市应该有多大的宽带,宽带中会传输与承载什么样的内容,应该布哪些传感器,应该将哪些数据收集起来,在这些数据基础上怎么能够集成为新的应用系统,让每位居民通过这个系统知道如何在自己生活的城市获得所需要的资源,如找到最合适的医生、小孩能够选择更适合的学校等。

  四是城市管理和服务的智能化发展。如城市如何为居民提供教育、交通、医疗、政务、安全等方面的高效服务。

  五是城市人力资源的智能化发展,即城市居民的知识、能力、素质的提高。一个城市只有把设备的智能和人的智能结合起来才能运行好。在工业化初级阶段我们靠的是人口红利,到了工业化升级换代时期,中国要更多地转向靠知识红利,靠人才红利。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城市本身的智能化发展可以评估,但对城市之间的排名则需谨慎对待。不能说一个人均月收入只有3000元的城市,智能化水平一定不如一个人均月收入3500元的城市。智能城市应按区域、基础、体量、阶段的不同而各有特色。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由于中国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与特点不同,建设智能城市的基础与特色不同,智能城市评价体系不能千篇一律,建议各城市需要因地制宜,科学地进行自身纵向比较,不必过于进行横向比较,更不要盲目跟风,迷失城市的发展目标和特色。

  【怎么有效推进智能城市建设】

  “智慧城市”建设在我国是自下而上启动的,各地申报试点的积极性很高,据说全国城市中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建设“智慧城市”的就有230多个。为什么从政府到企业、从学界到城市居民对这个话题都非常有兴趣呢?我分析首先是因为智能城市是城市建设对接“四化融合”的有效抓手。城市的智能化发展正处于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融合发展的交集上,直接影响到城市建设、经济与生活的质量与效率。建设智能城市的过程就是让城市更加巧妙发展的过程,也就是让中国的主要产业巧妙升级,大多数人民生活水平巧妙提高的过程。未来,通过智能化建设,中国智能城市发展的速度与质量均有可能超过欧美等发达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讲,智能城市建设也是中国发展的重要抓手。

  一些地方政府积极行动,希望通过建设智能城市来探索城市发展的新模式,比如宁波市、武汉市等。2011年,宁波市对智慧城市的定义是:充分利用现代信息通信技术,汇聚人的智慧,赋予物以智能,使汇集智慧的人和具备智能的物互存互动、互补互促,以实现经济社会活动最优化的城市发展新模式和新形态。

  一些中小城镇的智能化建设也很有特点。比如湖南浏阳的柏加镇,把其经营的树木建成一个物联网,同时变成一个花木交易大平台,做全国花木的电子商务,还建了传感器网络、人口数据系统、地理信息系统。“智能城镇”从主要产业技术的升级着手,带动了柏加镇的发展,使当地尝到智能化甜头。我们认为,这样的模式不仅对花木产业好用,类似的产业同样好用。再比如,在湖南株洲的云龙开发区,我们看到了正在使用的智能大楼,采用了压差式自然通风系统,再加上地热的应用,夏天能够绿色降温,冬天能绿色取暖,能够节省能源40%,对长江流域的建设极具借鉴意义。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

  这些地方按照自己的需求,针对城镇发展的主要问题,进行智能化发展,我认为是非常好的一个事情。我们不能停留在外国人提出的“智慧城市”的概念上,也不能停留在浅层次的理念上,我们要的是“升级版”。

  我们研究中提出的主要观点之一是:智能城市建设是一项长期和复杂的系统工程,目前中央有很多部委在抓城市智能化工作,这种积极性很可贵。由于中国特有的行政机制,智能城市建设最宜成为市领导的主要抓手,如果建设工作交给市长统一领导和指挥,建立由市政府牵头、各职能部们参与的机制,从长计议、顶层设计,这样就可以有效做好相关职能部门的组织与协调工作,使信息共享和安全程度更高,知识挖掘更有效,产业发展更加丰富和具有特色,对居民的服务和行政效益也能实现最大化。

  总而言之,在我国积极提倡智能城市建设不仅符合国情,而且也符合时机。我们深信,随着智能城市的建设与推进,数据的积累、知识的挖掘、系统的完善,中国的很多城市不仅有可能突破资源消费型和投资拉动型的发展模式,而且具有预测和自我修正的能力,能及时解决城市社会、经济、环境、文化、服务等关键问题,将加速我国城市的文明进程,并对实现美丽中国和“中国梦”具有重要的现实和战略意义。

  (作者简介:曾担任浙江大学校长。2006年至今担任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顾问、中国图像图形学学会名誉理事长等职;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来源:《狗万提款速度_狗万世界杯稳吗_狗万 买球2013》

 

【关闭本页】